邓建国首次回应拘留风波:妻子怀疑我出轨闹矛盾

娱乐八卦      2011-11-02 点击:

曾经的影视大鳄,却因为涉嫌欠债300多万被拘留15天———昨天,一头桔黄头发,戴着黑墨镜、休闲打扮的邓建国首次直面媒体,看上去精神状态不错,但是细看却有点憔悴。昨天下午,在新剧《公主出山》所在的广东珠海圆明新园拍摄片场,邓建国接受了成都商报记者的独家专访,这也是邓建国走出拘留所后首次接受媒体专访,他对欠债被拘留风波、与19岁小娇妻黄梓琪分手、公司运作现状、做生意得失的焦点问题进行了回应。

 

关于被拘生活

我在里面写剧本,

感动到自己掉眼泪

因违反“限制高消费令” ,邓建国被拘留15日,10月31日才被释放。

成都商报:当时在机场被拘留的时候是不是很意外?

邓建国:我觉得不意外,作为一个经营者,经济纠纷行为是避免不了的,这是一个三角债关系,别人欠我们的,我们欠别人的,我们之前是协商好了的,而且我们有协议的。

成都商报:为什么准备两张机票,还有一张是头等舱的?

邓建国:事情是这样的,选美比赛官方给我定的是经济舱,这是事先和我的助手已经谈好的,但是我考虑身体原因就临时购买了头等舱。

成都商报:你当时第一个电话打给谁?如何处理公司事务?

邓建国:(开始显得有些烦躁)我觉得现在这些事情先不谈,事态还不明朗的情况下是不可以乱说的。被抓时第一个电话当然打给律师啊,我觉得他们是有备而来的。

成都商报:指控你欠300万的黄某是谁?债务是怎么造成的?

邓建国:黄某是一个新加坡生意人,以前的一个合作伙伴。大约在2006年《刁蛮公主》要拍第二部的时候,他跟我们公司合作,后来这部戏夭折了,我是担保人。出现这个事情,他就开始找我要钱了,当时我在新疆阿克苏,他们告我,我们没有重视,过了两年说法院判了,我们才这么被动,现在我也在找律师,好好反思这个问题。(做沉思状……)

成都商报:每天吃、住如何?听说您的胃病犯了?

邓建国:都挺好的,这个没有问题。我还在里面写了个电影剧本,已经写了一大半了,叫做《雪莲》,前些年在新疆构思的,写着写着我自己在拘留所里都流了眼泪。

成都商报:想起曾经的风光会失落吗?

邓建国:我最近是倒霉透了,又是老婆要分手,又是被拘留,算是人生的一次体验吧。

成都商报:有那些人来探望过?明星有哪些?

邓建国:都是亲人和朋友,明星的话,侯耀华等多次表示要来探望,他是个好大哥,但由于种种考虑没让他来。

关于债务纠纷

欠别人1000多万,

别人也欠我2000多万

除了黄某这单官司,邓建国的前合伙人、杭州巨星影视董事长杨媚媚也告他欠钱30万。

成都商报:有知情人士说您欠债2000多万,其中还包括向张国立借了一部分,但张国立都不打算让你还,是这样吗?

邓建国:我们公司总的债务纠纷是1000多万元,这几年因为我没有去做影视,做影视我是没有亏本的。而是改做酒楼,保健产品、旅游啊,人不是万能的,所以有些债务是个人之间的经济纠纷,有些是巨星公司的欠款。但是也有人家欠我们公司的,总数有2000多万元,我们打赢的官司就有5起,有起100多万的经济官司是带着法官去执行,把他们的生产设备封了,这样员工面临下岗,后来我们就说算了。

成都商报:杨媚媚告诉媒体说你在杭州花了她1000多万,还说你私人借她30万未还,她还准备告你?

邓建国:我懒得理人家,帮她炒作干嘛?法院也没有找我,编剧叶佳都知道她还答应给我们股份,现在连我的8个月的工资都没给。

关于分手小娇妻

我依然相信爱情

我想挽回黄梓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