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鸡奖闭幕奖项爆冷 被指曲高和寡渐失公信力(2)

娱乐八卦      2011-10-24 点击:

事实上,不仅仅是这些电影人,就连常年跑在一线的电影记者,也很少有都看过的,大部分记者只看过其中的一到两部,更别提普通观众了。

奖项冷门之外,遗珠也不少。大家之前很看好的《钢的琴》、《我们天上见》都只得了“评委会特别奖”这样的安慰奖。蒋雯丽作为安徽安庆人,在台下也一度笑得有点勉强。提名最多的《唐山大地震》,最后只拿了两个技术类奖,难怪冯小刚(微博)、徐帆都没有出席。对于这样的结果,不少记者感叹:“幸好《让子弹飞》没有报名。”

唯一让人庆幸的是,今年终于没有了“双黄蛋”,很多人认为这是金鸡奖的进步。嘲讽的是,奖项唯一只不过是一个专业电影奖项的基本要求,到了金鸡这里偏偏成了进步。

后台直击

帝后诉苦:多年的媳妇熬成了婆

与观众和记者的一片抱怨声形成对比的是,得奖者在后台接受采访时发表的感言都有“多年媳妇熬成了婆”的意思在。影后娜仁花说自己三次提名华表奖,今年得了;三次提名金鸡,这次又拿了。令她相信一个演员只要执着追求,终究会有被肯定的一天。有记者问她觉得这次凭什么能够打败其他五个提名人,娜仁花说:“金鸡是一个学术、专家奖,是对演员的专业进行评奖,不是对名气。我是一个默默耕耘的演员。”

无独有偶,影帝孙淳的后台发言也有一种“出了口气”的感觉。他表示,演员台上鲜花掌声,台下却有着常人不能理解的寂寞纠结,自己常常失眠,纠结怎样才能等到一个好剧本好角色,现在拿了奖,晚上总算可以一觉到天亮了。孙淳还自称自己一年都没有接戏,是因为演《辛亥革命》中的袁世凯一角,增肥减肥,元气大伤。去看中医,结果说他如果想减阳寿下次就再这样折腾。“可是下次如果遇到这样好角色,我想我还是会这样做的。”

场外花絮

最尴尬搞笑

红毯如厕难 树林去解手

今年金鸡奖的红毯设在渡江战役纪念馆门前,路线特别长,而且四周都是空地,上个厕所都不方便。主办方安排了5个临时厕所,却根本不能解决现场上千个人的尿急问题。每个简易厕所的门口,都大排长龙,有些憋不住的人索性偷偷跑到旁边的树林去解决。于是就出现了搞笑一幕:这边明星在走着红毯,那边有人在树林里解手……

最悲凉无奈

后台无晚餐 记者吃瓜子果腹

红毯仪式在当天下午四时开始,摄影记者们通常要提前一个小时到现场占位置。红毯完了后,记者们直接奔赴会场拍照、采访,一直要工作到晚上十时晚会结束。在这过程中,大多数记者根本没有时间吃晚餐。前几年金鸡奖的主办城市,都会在后台记者室安排一些小点心,供大家果腹。但今年合肥颁奖的后台,就只有矿泉水和瓜子,有饿得不行的记者连吃了两盘瓜子,苦笑说:“这是后台唯一可吃的固体。”

最哭笑不得

酒店服务员和摄影记者抢椅子

今年不少记者会安排在一些新开业的酒店举行,这些酒店对办发布会毫无经验,现场只顾布置台上,却不安排椅子给记者。所以到场的文字记者们只能抱着电脑,盘腿坐在地上写稿。没得坐也就算了,现场还出现了让记者们哭笑不得的一幕——一位摄影记者好不容易从外边搬来一张椅子,想站上去拍明星,但斜刺里却杀出一位年轻女服务员,和该记者抢椅子,一边抢一边说:“给我站一下嘛。”原来她是想站在椅子上看明星。

 

最幽默讽刺

大牌云集但全都不在合肥

由于取消了“贺岁前夜”环节,今年电影节上的明星和剧组骤然少了很多,只有一些准备在11月上映的规模不大的电影,前来做宣传,让专程赶来报道电影节的记者们感觉很鸡肋。但最讽刺的是,金鸡奖开幕前一天,陈凯歌(微博)在宁波开了发布会;开幕当天,冯小刚的新片在北京宣布开拍;开幕后一天,徐克在北京出席了论坛;开幕的第二天,张艺谋发布了《金陵十三钗》的预告片……有人评论:“电影圈大牌云集。只是全都不在合肥。”